投资总监仓促离职 长安基金“群龙无首”? - 中

  长安基金投资总监陈立秋在任职不足2年的时间内“匆匆离去”,基金经理队伍暂时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现有的基金经理中,去年林忠晶业绩出色,今年却无甚亮点。

  近日,银保监会正式发布了《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其中银行理财子公司可以面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公开发行理财产品的规定,引起了轩然大波。

  据《红周刊》记者了解,公募基金中的固收业务与银行理财产品的重合度比较高,百度图库网,将首先受到冲击,而具有差别化竞争优势的主动权益类业务受到的冲击还在其次。但对于权益类产品表现不佳或是权益团队不稳定的小基金公司而言,这一新规很可能让其未来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例如三季度末排名在百位附近的长安基金。

  11月30日,公司发布公告,基金经理陈立秋因个人原因卸任了其管辖的所有基金。值得注意的是,陈立秋的身份不仅是4只权益类基金的基金经理,还是公司的投资总监。《红周刊》记者拨打了长安基金客服进行咨询,对方称陈立秋已经因个人原因离职。

  投资总监陈立秋“来去匆匆”

  11月30日,长安基金旗下的4只基金同时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基金经理陈立秋因个人原因离任,并不转任其他岗位。

  《红周刊》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业绩不佳或许是致使陈立秋离开的主因。根据WIND数据统计,陈立秋在上述4只基金的任职回报率均为负,其中截至11月29日,他自去年12月开始管理的长安裕泰A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5.14%。查阅他曾掌管的长安系基金今年逐季的重仓股,《红周刊》记者发现,某种程度上,对医药股的投资时机把握不当或许成为其失败的主因。

  以长安裕泰为例,今年一季度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中,医药股占据了首要地位,鱼跃医疗(002223)、云南白药(000538)、恒瑞医药(600276)和迪安诊断(300244)4只医药股在一季度末合计占基金净值的比重高达20.74%,彼时随着医药股行情的一枝独秀,该基金重仓的医药股表现较好,其中鱼跃医疗和恒瑞医药在一季度的涨幅均超过了25%。

  在二季度,或许出于获利了结的考虑,其前十大重仓股中的医药股仅余恒瑞医药1只。但二季度医药股的行情并未结束,中证医药指数期间的最高涨幅接近20%,其中被清仓的医药股中,云南白药在今年二季度的股价也上涨了8.04%。因此,在今年三季度,他在继续持有恒瑞医药的基础上,又“新进”了复兴医药,持股比例分别高达9.39%和9.44%,然而在医药股三季度的调整行情下,两只个股期间分别回调了16.18%和22.96%。对此,天相投顾基金评价中心负责人贾志表示:“陈立秋善于挖掘快速增长型公司,但这类公司的投资机会普遍难以把握,因此在弱势的市场行情下,难以取得好的业绩。”

  此外,基金经理对行情判断失误似乎也是重要的原因。长安裕泰在今年的二季报中就判断:“上市公司估值处于相对底部区域”,并将股票仓位从二季度末的57.67%提高到了三季度末的76.89%。然而,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并没有散去,截至12月6日,三季度以来,上证指数跌幅逾6个百分点。对此,诺亚研究工作坊二级市场研究员褚志朋表示:“陈立秋的持仓风格激进,行业个股的集中度相对较高,因此在市场整体下跌的环境中,高股票集中度的风格无疑使其所管辖基金的损失更为严重。”

  长安权益类团队闹“星荒”

  资料显示,陈立秋曾在券商、保险和私募担任投资经理等工作,去年1月他加入长安基金后,直接任职投资总监。而《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在公募行业内部,公司一般会选择投资经验丰富的老将来担任投资总监,或者去其他公募公司“挖墙脚”。长安基金选择首次踏入公募圈的陈立秋来担此重任,也从某个侧面反映了公司人才捉襟见肘。

  但作为公募圈的“新人”,陈立秋在去年的业绩尚可。经《红周刊》记者梳理,在去年陈立秋担任基金经理之初,其担纲的鑫富领先、鑫利优选、鑫恒回报和鑫垚主题4只基金均与林忠晶搭档管理,并取得了不错的业绩。据统计,上述4只基金自陈立秋开始管理至去年末的净值均出现了增长,其中鑫富领先和鑫利优选的净值增长率分别超过了26%。

  因此,在公司权益类团队人手紧缺的情况下,陈立秋不再与林忠晶“强强联手”,而是分别管理多只基金。具体来看,陈立秋在去年11月开始接管公司新发行的“裕”字头基金,截至今年9月3日,他先后接管了裕盛、裕泰、裕腾和裕隆4只基金。统计显示,在他今年8月31日卸任“鑫”字头基金的管理之前,他同时管理基金的数量最多达到7只。

  虽然长安基金多采用“双基金经理”制度,但是对于身担投资总监重任的陈立秋而言,麾下基金数量过多带来的管理压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基金的业绩造成了负面影响。于是,在今年业绩表现不佳的情况下,投资总监陈立秋也迅速离职。“来去匆匆”的陈立秋自加入至离开长安基金,只有不足2年的时间。

  但公司目前似乎还未找到合适的接替人选。截至发稿,陈立秋离职已经有一周,但是WIND数据显示,长安基金的投资经理一栏还为“空缺”状态。纵览公司权益类团队,从业绩表现来看,目前公司权益类团队的6名基金经理中,有3位基金经理所管辖基金的任职回报率全部为负,去年业绩亮眼的林忠晶今年也遭遇挫折,他管理基金的净值也纷纷出现了回撤。

  除了担任上述4只“鑫”字头基金的基金经理外,从去年9月21日开始,林忠晶又先后担纲了新基金鑫旺价值、长安鑫兴和长安鑫禧的基金经理,此外,目前他管理的基金中还有指数基金长安300非周期、混合型基金长安产业和宏观策略。即使A、C份额合并统计,目前林忠晶管理的基金数量也多达10只。

  或许是负担过重的缘故,林忠晶管理的所有基金,都延续了一贯的重仓蓝筹的策略,但是在今年蓝筹行情暂告一段落的情况下,林忠晶的策略也随之“失效”。以他独自担纲的鑫旺价值A为例,根据WIND数据,截至12月6日收盘,该基金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为-14.79%。

  查阅该基金今年逐季季报后,《红周刊》记者发现,林忠晶在今年前三季度的持仓较为稳定,贵州茅台(600519)、济川药业(600566)、中材国际(600970)、招商银行(600036)、建设银行(601939)、海康威视(002415)、伟星新材(002372)和上汽集团(600104)8只个股均出现在了该基金今年各季度末的重仓股之中,其中有6只个股今年以来的股价出现了下跌。从原因来看,经过去年白马蓝筹股普涨后,多数个股的估值已经达到了阶段高点,在市场回调时遭遇戴维斯双杀也在情理之中。

  长安基金未来发展何去何从?

  雪上加霜的是,除去新成立的基金,长安旗下11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今年前三季度的总规模仅为8.56亿元,较去年末缩水了12.76亿元,权益类基金规模迷你也无疑加大了整个权益类团队的管理压力。

  不仅在权益类领域,成立8年的长安基金整体的发展情况也十分尴尬。首先是规模方面,公司规模连续3年在80亿以下。而且去年公司权益类基金亮眼的业绩,也并未使公司走出规模尴尬的境地;去年四季度以来,公司的规模排名一直在95名之后,被同年成立的安信基金、国金基金、平安基金远远甩在身后,其中平安基金在今年三季度末的资产已经达到2673.44亿元。

  此外,近期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设立也将对公募基金造成冲击,长安基金这类小型公募恐怕更受冲击。褚志朋对《红周刊》记者坦言:“小公募基金公司在渠道营销方面更加依赖于银行,而且受制于明星基金经理的缺乏,小基金公司权益类基金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并不算高,因此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设立对其带来的压力相对更大。”

  在“内忧外患”的情形下,长安基金想要实现突围并非易事,对此,褚志朋表示:“首先,公司建立业绩激励机制,吸引优秀人才,苦练投研内功,提升产品收益,毕竟只有良好的业绩才能获得市场的认可;其次,丰富产品线,提供更多风格明确、基准清晰的产品,比如宽基类、行业指数类、主题投资类,让机构和个人在做资产配置时,有明确清晰的工具可供选择。”

  贾志也补充道:“中小基金公司通过传统的公募商业模式很难迅速壮大,但可以利用自身的优势寻找新的发展模式。长安基金未来可以通过整合市场多方资源和需求,例如通过整合投顾、销售、客户等各种资源,提供整体的配套服务。”

在线咨询

关闭